吴志喜

编辑:禾苗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4 01:01:52
编辑 锁定
7岁进颜安小学读书,成绩优良,曾获学校银质奖章。1924年小学毕业后考入侯绍裘创办的松江初级中学。在侯绍裘的引导下阅读革命书籍,开始接受革命思想。1925年上海“五卅”运动爆发,积极参加声援活动,被国民党反动派用军车撞伤。“五卅”运动后,他参加了国共合作的国民党。9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担任了松江初级中学学生会会长及松江县学生联合会会长。同年秋,在侯绍裘等人的领导下,开办了平民学校,教农民识字,宣传“五卅”惨案真相。他还在《松江学习》上发表了《严重的五月――告青年学生》一文,宣传“五一”、“五四”、“五卅”等纪念日的来历,痛斥反动军阀的腐败和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激励学生参加学生运动。1926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入武汉中央军事学校学习。
中文名
吴志喜
别    名
又名之轩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上海松江县练塘镇
出生日期
1911年6月
逝世日期
1928年
职    业
革命者
毕业院校
武汉中央军校
信    仰
中国共产党
籍    贯
上海青浦

吴志喜生平介绍

编辑
在校期间,接受了严格的军事训练,听过毛泽东蔡和森等领导人的党课,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5月17日武汉国民政府所辖独立十四师师长夏斗寅率部叛变,参加了讨伐夏的战斗。中共“八七”会议后,接受党的指示,以武汉军校出身的国民党军官身份返回上海青浦老家开展农运工作。他和当地党组织恢复和发展了农民协会,吸收10多名农民骨干入党,建立了中共党支部。11月,中共青浦县委(也叫松金青县委,领导松江、金山、青浦等3县)成立,任县委常委。在县委领导下,青浦农民武装队伍成立,兼任农民革命军总指挥。同年冬,在青浦县小蒸地区参与组织筹划农民暴动。1928年1月2日,率农民军截击了为地主逼租抢米的水警枪船。1月5日又率部袭击小蒸镇,镇压了恶霸地主。小蒸暴动后,又参与筹划枫泾暴动,收缴了枫泾、新泾地区6个团防局的60余支,处决恶霸土豪,没收地主土豪的银元等。沉重打击了反动统治势力。1月19日,正当农民军准备攻打枫泾镇时,数倍于我的敌军乘清晨大雾包围了农民军驻地,他与枫泾地区农民军指挥陆龙飞为掩护部队突围,开枪引敌,弹尽后被捕,押至松江。敌人施尽酷刑,将他的十个指甲都拔掉,他坚贞不屈。1月20日,中共江苏省委派王若飞陈云夏采曦赴松江营救。他得知后,从狱中致书战友:“大概我们的命也不留的了,牺牲我们二人是不要紧的,你们的工作是要紧的。……”1月26日,在松江小校场被杀害。临刑前,慷慨激昂地向周围群众演说:“共产党是工农的党,我为-党而死,为工农而死,死也甘心。”1984年8月,陈云同志为他亲笔题词:“吴志喜烈士永垂不朽”[1] 

吴志喜生平事迹

编辑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景贤中学迁往上海,吴志喜积极投入了上海的革命活动。他四出奔波,上街宣传。在一次上街宣传中,被反动派军车撞倒,吴志喜被轧伤了一条腿。但他不顾自己的伤痛,继续宣传。并向同学们说:“只要坚持斗争,胜利一定是我们的!”是年9月,吴志喜参加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翌年秋,由金子文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被组织派往武汉中央军校学习。
大革命失败后,陈云、吴志喜、陆铨生等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宣传抗租减息,恢复农民协会,同时组织和成立了小蒸农民革命军,进行武装暴动。小蒸农民革命军后与枫泾地区的农民革命军会合,组成松江区农民革命军,吴志喜任农民革命军总指挥。
1927年8月,在武汉中央军校第一期学习的吴志喜奉命返回家乡领导农民运动。他于同年10月后到小蒸的陈云一起,深入群众,开展活动。和农民打成一片,白天,他们和乡亲们一起到田间劳作耕种,晚上拉胡琴、吹笛子、谈家常。他们在小蒸一带深入20多个村庄做宣传发动群众的工作,组织农民协会,发展党的基层组织。吴志喜在开展农运工作时,日食山竽以充腹,生活十分艰苦。在他的带领下,抗租减息的运动日渐高涨。陈云曾主持召开了青浦西乡和东乡的农会骨干会议,传达八七会议精神。时间不长,小蒸20多个村庄建立和恢复了农会,积极准备秋收暴动;同时在斗争中吸收了12名积极分子参加中国共产党,建立了青浦第一个农村党支部。陈云、吴志喜等决定,利用在一年一度的十月朝(农历十月初一)农民到小蒸迎神祭坛的庙会期间,向广大农民进行了声势浩大的抗租抗息宣传鼓动总动员。11月江苏省委决定,成立中共青浦县委。陈云任书记,吴志喜为常委,下辖小蒸(西乡)、观音堂(东乡)、枫泾三个区委。同时成立小蒸农民革命军总指挥部,吴志喜为总指挥。吴志喜专为农民革命军编制了《农民军编制法》,按编制法配备了各级负责人,并在松江大方庵等地制造简易武器——弹冲。陈云专门到上海筹款购买武器,还把江苏省委拨下来的10余支枪,运回装备了农民革命军。
在抗租怒潮中,农民们经抗租抗税的宣传鼓动,在农会骨干的带动下,革命声势越来越大。往年人声鼎沸的催租局,鸦雀无声,几个大地主大眼瞪小眼,哭丧着脸,个个急成无头苍蝇似的。小蒸镇上的财主汪倾千、胡祖文等狗急跳墙,勾结练塘水警队派枪船进行镇压农民,开展逼租,气焰十分嚣张。在小蒸镇上摆出收租摊,四处武装逼租,并威胁群众“农民协会不会长久,你们抗交租米有几个头可杀”。为打击敌人气焰,1928年1月2日晚,中共青浦县委在小蒸河南头村召开扩大会议,讨论举行暴动问题。陈云传达了中共江苏省委《关于江苏省各县暴动计划》中要求青浦等22个县,在阴历年关发动武装暴动,实现土地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的精神。会议决定小蒸西乡地区3日举行暴动,首先打掉练塘水警队袁伯祥的枪船。3日清晨,农会骨干发现袁伯祥的2号枪船企图逃跑立即报告,陈云、吴志喜当机立断,兵分二路,一路由总指挥吴志喜率队伍拦截逃船,一路由陈云指挥各乡村群众阻击敌人。吴志喜指挥农民革命军,找好地形,作好埋伏,等到枪船开到眼前,总指挥一声哨子声……这时,陈云指挥的各村群众也纷纷赶到现场,两岸呼声四起,“打倒土豪劣绅,杀尽大地主”的口号声震天,吓得水警队长和水霸们弃船上岸。这次行动,打击了青浦、嘉善两县国民党反动派,揭开了小蒸、枫泾地区农民暴动的序幕。
经过在小蒸攻打枪船的战斗之后,农民革命军的主力集中到了塘南枫泾附近的农村,与枫泾地区的农民军会师,成立了松江地区农民革命军,吴志喜任总指挥,陆龙飞任副总指挥,陈云任政治委员。随着农民革命军的迁移,小蒸镇上的地主又猖狂起来,地主汪颂千等勾结水警进行疯狂报复,他们到农会骨干家中翻箱倒柜,抓人逼租,殴打谩骂“穷人想翻身,除非东洋大海起蓬尘”“今年不交租,要比收回覆水难三分”。土豪劣绅的卑鄙行径,激起了农民革命军的共愤,决定严惩这些地头蛇。1月5日夜晚,农民革命军又悄悄回到小蒸,这时,汪家却正在热热闹闹、打鼓唱戏、寻欢作乐呢,农民革命军迅速包围了汪家宅园,砸开后门,冲到堂前,正洋洋得意、满嘴淫词邪曲的汪倾千听到声响,回过头看到手持钢枪、威风凛凛的吴志喜,吓得灵魂出窍,一个趔趄跪倒在地:“吴先生……有啥事体……总……归好……讲……”还没等他讲完,“砰”的一声,老奸巨滑的汪倾千毙命于农民革命军的枪弹下。随后,农民革命军又立即赶到胡家,把胡祖文从夹墙里头揪出来,使其遭到与汪贼一样的下场,当夜革命军张贴了吴志喜(化名吴享)和陈云(化名陈明)署名的公告,公布了恶霸地主的罪行。几天后又出兵塘北,惩办了枫泾地区血债累累的金海琴、李善庆等5个恶霸。农民革命军杀地主、斩恶狼,一下干掉了7个恶霸地主的革命行动,成为小蒸、枫泾地区农民称颂的惊险传奇故事。当时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共产党,扒平王,财主人,泪汪汪,一夜打死7只狼!”从此,吴志喜领导的农民革命军声威大震,地主豪绅再不敢轻举妄动,吓得纷纷逃往上海等地避难。
由淞浦特委陈云、中共松江县委书记袁世钊、中共青浦县委常委、松江区农民革命军总指挥吴志喜和副总指挥陆龙飞领导的农民运动声势越来越大,陈云与吴志喜等同志召开了农民革命军干部会议,分析了革命斗争的形势,提出了夺取枪支,扩大武装的必要性。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在吴志喜、袁世钊的带领下,农民革命军分头出击,一边冲进民防局,干净利落地解除了熟睡的团丁武装,另一边进入团防局长家,把沉醉在梦乡的吴长书揪了出来。吴志喜幽默地对他说:“吴长书,我们深夜赶来,特地向你借样东西啊!”“吴先生、小袁先生,有话好说、好说”,吴长书看到吴志喜、袁世钊犀利的目光,急忙结结巴巴地说。“好!那我们就开门见山了,我们今天来这儿,特地向你‘借枪’,你看怎样?”吴长书一听“借枪”两字,吓得脸色发白,额角冒汗,无可奈何地拱手作揖道:“好!好!兄弟一定照办!一定照办!”农民革命军就这样把团防局的枪支弹药统统搜了出来,接着,吴志喜就抓住时机,以吴长书为例,向各团防局发出“檄文”。新中浜、金家圩等几个团防局都乖乖地缴出了枪弹。对那些犹豫观望者,则造成兵临城下之势,迫使他们缴枪投降。几天之内,农民革命军从地主、民团中缴获各种枪支三四十支,迅速加强了军队的装备,扩大了武装力量。同时,五六万农民参加了农民协会,革命力量迅速壮大。此时,吴志喜、陈云等认为暴动时机成熟,1月12日,陈云从上海回到枫泾乡下,与吴志喜等研究了枫泾暴动的具体计划。1月15日,陈云在草场浜召集农会骨干会议,控诉了地主土豪压迫农民的罪恶行径,进行了战前动员,并决定于1月20日趁农历除夕夜攻打枫泾。
枫泾镇上的自卫团得知农民革命军要攻打枫泾,急忙向松江、嘉兴等地的国民党军队求援,并向省国民政府密报。18日,松江反动县长戴忠骏命公安局长程秀英与驻军团长赵某,带兵驻营枫泾,密谋策划进攻农民革命军。
19日清晨,千余名敌人分水陆两路向农民革命军驻地包围,一路沿沪杭铁路搜捕,一路从水路直扑林家浜、蒋家浜。清晨4时,浓雾迷漫,直到敌人临近时才被发现,吴志喜、陆龙飞临危不惧,沉着指挥部队撤退,并由袁世钊带领主力突围,吴、陆两人殿后掩护部队主力撤退,子弹打完了就用砖头与冲上来的敌人搏斗。激战持续几小时,终因弹尽无援,寡不敌众,吴志喜、陆龙飞等几位同志不幸被捕。[2] 
当天下午3时,正在上海开会的陈云,不顾被敌人逮捕的危险,赶到枫泾了解情况,商量对策后又火速返回上海,把被捕人员情况向中共江苏省委报告。省委即派王若飞、陈云、夏采曦到松江设法营救,经多方努力,终未成功。1月26日吴志喜英勇就义于松江小校场,牺牲时年仅17岁。[2] 
党组织为之在党的《红旗》刊物上撰文《我们的死者》,悼文中说,吴志喜同志的死,“震动许多革命者的心灵,他们的血将要鼓励革命潮流高涨,涨到像洪水般地横流全中国以至于全世界!”[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烈士 人物